无标题文档
约炮论坛为成人站点,内容与情色有关,你如果未满19岁或你当地的法律不允许,请您选择离开!


返回列表 发帖

老婆的两个表妹

      我老婆叫乐怡,跟我结婚已经四年了,是一个还算漂亮的女人吧。其实她们整个家族的女人长得都还不错,最漂亮的是她大表姐,但已经嫁人20年了,如今都有了15岁的女儿了。还有就是她那两个还没有出嫁的表妹。

     熟语说,女人胸大无脑,尤其是漂亮的女人。老婆家族的女人是很漂亮,但智商都不是很高,没有一个考上大学的,所以对我这个拥有博士学位的人是崇拜的不得了。尤其是她小姨家的那对双胞胎表妹,十八岁了,读高二,成绩是一塌糊涂,整天只知道打扮,还被评为学校的狗屁校花呢。真是胸大无脑。

     “老公,乐茹和乐茜暑假想过来完,行不行?”

    “有什么不行,正好暑假你也有时间,就让她们过来吧。把我的书房收拾一下,给她们睡好了。”

     “她们早就想过来玩了,害怕你不答应,也不知道她们怎么的,天不怕地不怕的,就是对你这个三姐夫,害怕得象对小老鼠。我答应她们还不行,必须要你发话,她们才敢过来。”

    “那两个家伙,还说怕我,上次到你家去,你没在的时候,老要我请她们看电影、小吃的,把我的私房钱都用光了,这次来了可得从你那里出,或者从家用里面出,就算增加家用好了。”

    七月初她们就来了,晚上十点的火车到站,老婆让我去接,她没有去,害怕人多了,出租车上没地方放东西。

     “姐夫姐夫,我们在这里”,就看到两个穿着掉带裙的美女朝我招手,顿时吸引了周围很多人羡慕的目光。

     “到了很久了,你是乐茹,对不对?”

     “我是乐茜,姐姐才是乐茹。”

      两个小美女一人抱住我一只胳膊,紧身掉带裙包裹下的乳房就紧紧地顶在上面,还扭动身体撒娇,四只乳房同时摩擦着我,真她妈刺激。

     “姐夫,我们坐了八个小时的火车,累死了,所以你一个人提包。”原来任何好处都是有代价的,被四只乳房摩擦了几下,就要提两个大包。

     上了出租车,两个小美女把我夹在中间,问东问西,当然是我这里有什么好玩的,有没有什么特色菜啊。也不知为什么,两个家伙都有个习惯,说话的时候总要把我拉近些,所以我是一会被拉过来,一会被拉过去,这不是折磨人吗?

       一点也没有感到受折磨,一会左边的胳膊靠在乐茹的胸部上,一会又是右边的胳膊顶在乐茜的乳房上,尤其是小美女撒娇的时候,身体一扭一扭地,两对乳房就在我胳膊上不停地摩擦,竟然让我快感连连。

       更加惹火的是,从小美女掉带裙的领口,可以看到她们深深的乳沟,丰满的左右半球,在掉带裙和胸罩的束缚下,圆润圆润的。

      小弟弟竟然耸立起来,两只手分别被两个小美女给抓着,连掩盖的可能都没有,只祈求她们没有注意到。可是她们四只眼睛偏偏盯着那里看,妈的,这不是让我原形毕露吗,千万别跟你们表姐讲,否则就麻烦了。

     看到我高高挺起的小弟弟,两个小美女倒安静了下来,也许是累了,都把头靠在我肩膀上,大家一句话都没有。

      下了出租车,当我付钱的时候,出租车司机凑到我耳边,“大哥,你她妈真爽,两个大美女,那么粘着你。”

      “去你的,是我妹妹。”

      “这个年代,相好的都叫妹妹,我也要去找几个这样的漂亮妹妹。大哥,慢慢享受吧,我还要去奔波,养活家里的那个老妹妹。”

     “姐夫,你们刚才说什么呢,妹妹妹妹的,是不是说我的坏话,”说话的应当是乐茜,她要俏皮一些,但是两个小美女长得实在太象了,连我老婆有时候都分不清,何况是我这个相处很短的表姐夫呢。

       陪着两个小美女让我有很爽的感觉,但有很不舒服,又不能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,倒是她们经常有一些挑逗的动作,比如抓住我的手、在我背上捏几下、拍我的屁股,甚至乐茜有一次还抚摸了一下我大腿的内侧,当然还没有胆大到直接去摸我的鸡巴。

      当然所有的动作都是在老婆乐怡看不到的时候进行的,这一点两个小美女倒是为我考虑了不少,知道我还是很怕老婆的。

     乐怡在机关工作,我在实验室工作,暑假期间她放假,我还要经常值班,而且有些试验需要加班。两个美女来了,当然只会增加麻烦,除了洗自己的衣服外,连一点家务都帮不上忙,还给乐怡增加了很多家务。

     某个星期日,是我值班,我正在办公室整理数据,两个小美女闲着无事,就跑到我办公玩了。

     “姐夫,天气好热啊!”乐茜比较厉害,进来就把外套脱掉了,里面是半截小衬衫,竟然没有穿胸罩,虽然小衬衫在乳房那个地方有夹层,还是隐约看到比乳房其他地方颜色要深的乳头,而且饱满的乳房和挺立的乳头把小衬衫顶得高高的,简直是诱惑死人吗。

      乐茹也很纳闷,“姐夫,怎么不开空调呢?”看到妹妹把外套脱了,她也跟着脱了,乐茹相对要保守点吧,还是穿着胸罩,但是傲人的双乳是丝毫不输妹妹乐茜。

      “吹了太久了,感到头晕晕的,就关掉开窗了,透透气,放点汗,人反而舒服多了,不要老是吹空调,记住没有?”

      “姐夫,又在教训我们,我告诉姐姐你对我们不好,看姐姐怎么对付你。”

       妈的,一句话,我就没有反击的余地了。

      “姐夫,有没有喝的?”

      “你自己看看小冰箱里有没有?”我办公室放了一个小冰箱,都是放吃的、喝的,由于暑假不经常上班,所以大概没什么多少东西。

       “姐夫,连矿泉水都没有,只有啤酒,你是不是经常躲在这里喝啤酒?”

      “我干吗要躲,你们不能喝啤酒,以前喝过没有?”

      “怎么没有喝过,厉害着呢,是吧,姐姐?”

      乐茹迟疑了一下,也附和道:“我们以前喝过,没有问题。”

      “那你们两个喝一瓶吧。”

     “去,我才不跟姐姐分呢,我喝两瓶都没有问题,姐姐你行不行,要不你喝半瓶,我喝一瓶半,照顾照顾你。”

      这两个姐妹从小就相互争强好胜,互不相让的,所以乐茹被乐茜一激,马上回击道:“我才不怕,一人一瓶好了。”

      让她们姐妹两个去吵,我已经习惯于她们的相互争斗了,看来一人一瓶没有问题,她们的表姐我老婆乐怡,可以喝四瓶呢。

      谁知道这两个家伙都在死要面子,两个人连半瓶都喝不了。结果是两个人,你看我喝了一口,另一个就不服气地喝一口,而且多喝点,两个人不知不觉就将满瓶的就干光了。

      “姐姐,我先喝完了,啊!好热啊。”接着乐茜竟然拉起自己的长裙扇风,洁白的大腿随着她的扇风动作时隐时现,已经能够看到小屁股的边缘了。

      乐茹穿的是短裤,没有东西比了,一屁股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,“姐夫,头好晕啊,你能帮我揉揉太阳穴吗?”

      只见两个小美女都满脸通红,尤其是乐茹,看来她的酒量真比乐茜小。

      “姐夫,帮我揉揉吗?”乐茹撒娇地拉着我的手。

      看来真是喝得多了,还是帮她揉揉吧。

      “姐夫,我也要。”乐茜可不愿意输给乐茹,也坐到沙发上,拉着我另一只手。妈的,我就两只手,怎么同时给你们服务啊。

      “啊!好热啊!”乘我还没有注意,乐茹竟然大胆地把衬衫脱掉了,呈现在我面前的是胸罩包裹的傲人双乳。

      这下乐茜输了,但她是从来不服输的,迟疑着不敢脱她的半截小衬衫,可是大胆的动作还是出现了,她竟然把自己的长裙脱了下来,呈现在面前的是小内裤紧裹的白嫩的浑圆的屁股,每片都有大部分露在外面,真是很刺激,看看乐茹半裸的乳房,再看看乐茜半裸的屁股,我真想在每个上面抚摸、揉搓几下。

       在乐茜的刺激下,更加是由于酒精的作用,乐茹麻利地解开了短裤的扣子,将短裤脱了下来。没想到乐茹比乐茜还厉害,里面竟然穿的是丁字库,雪白的屁股完全露在外面,甚至还露出了阴毛。

      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,乐茜的动作就开始了,她竟然想都没想就从头上把半截小衬衫给脱掉了,脱离衣服舒服的一对小玉兔,随着乐茜脱衣的动作,上下颤抖着,我突然有一种看跳脱衣舞的感觉,竟然没有阻止她们的想法。

     乐茹不甘示弱,解开了自己的胸罩,同时解开了丁字库的带子,挺立的双乳、白嫩大腿衬托下的一团阴毛,立即凝聚了我的眼球。

     “哼!”我的注意力被乐茜一句叫喊拉了过去,她当然不会输给她姐姐,麻利的动作立即让乐茜黑黢黢毛茸茸的下体呈现在我面前。乐茜还故意把腿岔开一点,那个动作,如果是乐怡这样,我会立即扑上去,将硬硬的肉棒直接插入,深深地插入。

     可是现在不行,虽然有两个光着的美女,四只傲人的乳房,四条雪白的大腿,两个毛茸茸的小穴,还有我自己挺立的鸡巴,但我不敢有相同的动作,而且忘了一切动作,目光在两具赤裸的身体上流转。

      “啊!”眼睛的余光发现门窗都是开着,我没有立即让她们穿上衣服,而是敏捷地关上门窗,然后再独自欣赏这无边的春色。是不是 很卑鄙。


     乐茜可不愿意跟她姐姐平分秋色,每次两个人斗争,都是她最后占上风,有可能是因为乐茹是姐姐,老是让着她。


     看到我从关门后回来,乐茜一下站一起就抱住了我的一边手臂,两个鼓胀的乳房就赤裸裸地顶在我的胳膊上,由于是夏天,我也只有穿短袖衬衫和短裤,所以此时我与乐茜已经是完全的肉体接触了,而且直接接触的是丰满的双乳,我都快颤抖了。

     被酒精刺激的乐茹,此时对妹妹的攻击时丝毫不让,比妹妹要大一号的双乳同样顶在我另一边的胳膊上,一只手竟然就放到我的档部,“姐夫,我是不是比小茜成熟一些?至少我的乳房要比她的大,她还每次都不承认呢。”

     神呐,你怎么折磨惩罚我啊!我会忍不住的,这样的刺激如果还能忍得住,那还是男人吗?

      乐茹的小手就隔着短裤和内裤抚摸我的鸡巴,没有经验的小姑娘的爱抚,虽然不是让人很满意,但正是她的不熟练,让我更加兴奋,所以目光就全部集中到了乐茹身上。

      这一下,乐茜可不高兴了,猛地就将我的短裤拉了下去,硬邦邦的鸡巴被短裤拉下去的动作带动着,隔着内裤上下剧烈抖动。当然乐茜的目的还是达到了,乐茹抚摸在短裤外面的小手也被乐茜挡开了,然后乐茜隔着内裤就抓住了我的鸡巴,开始左右上下摇动,看来小姑娘真是没有什么经验。

     “姐夫,我可不比茹茹小多少,不就比她晚半个小时出生吗。你摸摸我的乳房,是不是跟她的一样大?”说着就拉着我的手去摸她的一对鼓胀的乳房,我已经彻底将老婆乐怡暂时忘记了,手掌放在乐茜乳房上,轻轻地抚摸着。

      乐茹不甘示弱,当然是把我的另一只手也拉着放在自己的乳房上,我也不能厚此薄彼吧,当然是同时抚摸着乐茹和乐茜的两对乳房了。

       看到乐茜已经抓住了我的鸡巴,乐茹就伸手到下面,揉搓着我的两个蛋蛋,“姐夫,我是不是真的比小茜厉害,那个摸得你更舒服啊?”

      这叫我怎么回答呢?鸡巴和蛋蛋被属于两个小美女的两只手抚摸着,另外还有两只手在我背上和屁股上上下抚摸,妈的,现在就是老婆乐怡跟我离婚我也不怕。

      我在两对乳房上抚摸的动作开始加大,忘记心理负担后,摸起来也轻松多了。

       两个小美女轻轻地开始呻吟了,扭动着身体,带着黑黑阴毛的耻骨开始在我的两边大腿上轻轻地摩擦,四只在我鸡巴、蛋蛋、背上和屁股上抚摸的手也加大了力度。

      不知道是碰巧还是她们两个故意的,突然乐茹猛地拉下了我的内裤,而乐茜连我衬衫纽扣都没解,直接就把我的衬衫从身上扯下来,纽扣是一颗不剩了,简直象抢劫的土匪。

     一阵快感袭来,我不禁坐倒在沙发上。

      两个小美女也跟着倒了下来,但是并没有在沙发上,而是一人跨坐着我一条腿,一个人双手抓住我的鸡巴开始套弄,而另一个双手在我胸部和背上抚摸。

     更为刺激的是,两个小美女的肉穴都直接贴在我的大腿上,为了增加快感,两个人在我大腿上就像骑马一样,不停地前后挪动屁股,顿时就感到两个大腿都是湿漉漉的一片了。

     幸好两个小美女还不怎么会叫床,只知道闷声轻哼,要不然整栋楼都能听见了。

       突然四只手都集中到鸡巴和蛋蛋上,你可以想象那是怎样的情景,突然两个小美女都猛地拼命地夹紧双腿,顿时就感到两边大腿都被一股股喷射的液体打在上面,原来两个小美女都高潮了,处女的高潮是来得很快,但是喷射的力度决不下于熟女,至少不下于和老婆乐怡。

      受到这样的刺激,我已经忍受不住了,“啊”的叫了一声,就这她们姐妹俩的手中发射了,幸好当时有一只小手挡在龟头上,要不然会把我的办公室喷的到处都是。

       两个小美女就保持跨坐的姿势,将头靠在我肩膀上,也许他们太累了。虽然她们高潮已过,但小穴里还是有淫水流出,顺着我的大腿都流到沙发上了。那是布沙发,可不能沾上淫水,那样味道会保留很久,会被敏感的乐怡闻出来的。

     我连忙抱起两个小美女,“茜茜,茹茹。”

      两个小美女这次可是很害羞了,只是“嗯”了一声而已,但还是抓着我的胳膊不放。我让她们松开手,然后拿来我的洗脸毛巾,然后蹲下去,给她们把小穴外面和腿上的淫水擦干,看来两个小美女流了不少,刚才还是半干的毛巾,现在竟然几乎可以拧出水来了。

     两个小美女一直站着不动,头埋的低低的,随我把她们的衣服一件一件地穿上去。然后我也穿好了衣服,但衬衫已经没有扣子了,这可不好办。

     “姐夫,你会不会看不起我们?”

     “不会的,你们永远是我的好妹妹。”

      两个小美女竟然同时在我左右脸上吻了一下。

     “茹茹,茜茜,要不你们先回去吧,我等一下就回去。”

     “哦!”她们答应后,就准备出门,但走之前还是看到了我没有扣子的衬衫,“姐夫,你等一会吧,我一会给你送一件衬衫过来。”还是茹茹比较细心。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TOP

返回列表